16 Candles

16 Candles

by Nadia Ibbetsom

一天早上,斯凯拉醒来非常高兴,因为那天是她16岁生日. 16岁对她来说是件大事,她想好好利用这段时间. She went downstairs, walking past her mother who was in the kitchen, 母亲只是坐在那里,一句话也没说. 然后她的父亲下楼了,他也从她身边走过. 斯凯拉一直在想,一遍又一遍,但还是很困惑,她跑上楼去. She got dressed for school and fixed her hair. 她走进弟弟贾斯廷的房间,当时他正对着镜子修领带. 斯凯拉向他喊道,但他既不动也不回头. Skylar was in a panic. 她跑下楼,看到她的家人上了车. 她跟在后面,以为忽视她只是一个恶作剧,或者可能是一个惊喜? 她的家人在一个墓地前停了下来,朝一块小墓碑走去. With the name of Skylar Williams. That was her.

这一切都始于一周前斯凯拉16岁生日那天. 斯凯拉和她的朋友去市中心听音乐会了. They went to see their favorite bank. Skylar was so happy.  她和她的两个女朋友以及另外三个男孩一起去的. 那天晚上,他们在音乐会上都喝醉了,但还是决定开车回家. 因为他比我大,而且是唯一一个有驾照的, Brandon, Skylar’s good friend, was the one driving. 他们上了桥,就开着车从桥下过了一条长长的河. 他们大声播放音乐,大笑,唱歌,不注意周围的环境. 布兰登看向别处,斯凯拉尖叫道:“卡车!” That was it. They flew off the bridge crashing into the river. 斯盖勒记得自己潜入水中,然后一切都变黑了.

斯凯拉崩溃了,跪在草地上. 她母亲把斯凯拉的魅力手镯放在她的坟墓上, 接着是鲜花和粉色蜡烛,这是斯凯拉最喜欢的颜色.  They cried in silence, 而斯凯拉得到了坠机的闪回,并开始把碎片拼凑起来. 塔拉·理查兹这个名字在她对面的墓碑上引起了斯凯拉的注意. 那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当时也在车里. 很快,斯凯拉就找到了所有和她一起住过的人的名字. 斯盖勒死了,没人能看到或听到她. But she still decided to get more information, 尤其是她为什么还在这个她不属于的世界里徘徊.

斯凯拉从她家走到她的高中. 孩子们到处哭,尤其是老师和工作人员. 她的储物柜和其他储物柜都被学生们用蜡烛、鲜花和图片装饰起来. Signs saying, “R.I.P” or “We miss you”,and “Happy Birthday Skylar”. Skylar was so heartbroken, 看到她的同学和老师带着悲伤走过走廊. 她只想到,我为什么要去演唱会? 在走过这么多的走廊后,她看到了她最好的朋友玛丽莎·刘易斯在她的储物柜前. 看着她和斯凯拉的照片,慢慢地流泪了. There’s something you don’t know about Marissa. 她那天晚上本来要去听音乐会的, 但她拒绝了,因为她不喜欢他们喝酒. 玛丽莎对她朋友的死感到内疚,尤其是让斯凯拉走了. 而且,那晚斯凯拉和玛丽莎吵了一架. 从那以后,他们再也没有谈过,但现在已经太晚了.

斯凯拉在大厅里慢慢地走着,不知道该怎么办. She thought to herself, why am I even here? 她是完全隐形的,她没有办法证明她还在这个世界上. 她得证明她还在这里,看着她的家人和朋友. Skylar walked into the cafeteria, 她看到的不是每个人都开心地笑,而是每个学生悲伤的脸. 谈话不是关于好成绩、运动或有趣的周末,都是关于车祸. 她又看到了玛丽莎,她正独自坐着准备考试. 玛丽莎非常聪明,她经常帮助斯凯拉做数学作业. 那天晚上,玛丽莎不让斯凯拉去听演唱会,斯凯拉一直没机会感谢她. 那么多的内疚穿过她的身体,冲击着她的心. 她想大喊大叫,但做不到. 在学校里闲逛了几个小时之后,一切都结束了.

那天晚上在斯凯拉家,她的家人为她准备了一个小蛋糕. A pink cake, with exactly sixteen candles. They had her picture on it too. 他们这么做是出于尊重,甚至玛丽莎也过来了. 他们静静地坐着,斯凯拉走到桌边,看着大家为她庆祝生日. 她不想离开他们,她希望这一刻永远持续下去. If only they could see her. So, Skylar blew out the candles, after the song. She wanted to show a sign she was still there. 她的家人和玛丽莎看到蜡烛被吹灭,最后看到了斯凯拉的倒影. 他们试图接近她,但斯盖勒只是一个你无法触及的灵魂. 他们试图接近她,但斯盖勒只是一个你无法触及的灵魂Their eyes got wide, and they paused. No one could believe what was actually happening. 斯凯拉很高兴能向他们证明她没事. 她想让她的家人知道,他们不应该感到内疚,她会永远和他们在一起.

很快,斯凯拉超度了,她知道她现在唯一需要的就是希望. 她和她的家人因坠机而失去的希望. Thankfully, everything was finally at peace. 但最重要的是,斯凯拉和她的家人以及最好的朋友一起度过了最后一个生日.


Nadia Ibbetson是费城弦理论学校的一名学生.